“惠……惠欣?”“唉哟,终于看到美女了,搜了这么久附近的人,终于看到一个美女了。”我暗自欢喜道。“叮咚”,验证通过了。
  几天之后,我在朋友圈看到一张照片,是我初中同学小安和她的朋友在中午时候一起吃饭的照片。“咦,那不是惠欣吗?”我在照片中看到一个很像惠欣的女孩。我评论了小安的朋友圈,说:“小安,你现在都不找我出去吃饭了。”“今天情况特殊,跟同学出去吃了,下次啦,下次肯定找你。”“对了,你是不是加了我同学的微信?有什么企图?”还发了一个阴险的表情。“呵呵……”我忍不住笑了,我没想到小安这么了解我,不过我也没有那么坏啦,我加微信,不过为了看看美女罢了。我回复她说:“你想多了,我才没你想得那么龌龊。”我还抠了个鼻屎。那时起,我才知道她是小安的同学。
  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,真是一场很奇妙的邂逅。那天,我像往常一样,中午在外面吃完饭就回学校了。在学校门口,我被两个女生堵住了。我坐在自行车上,很吃惊地望着那两个女孩,我正准备问她们两个,哪知她们快我一步,对我说:“帅哥,借部单车给我,行不?”“呃?”我很吃惊,毕竟第一次这样被陌生人借单车,而且还是女生。那两个女生见我有点犹豫,于是出绝招,她们扯着我的衣服,嗲声嗲气地说:“好嘛,好嘛,帅哥,借一下我啦,我肯定会还你的。”我从小最怕就是女生撒娇了,她们一撒娇,我只好投降。“呃……好吧!”我擦擦额头的汗,无奈地说。于是,我和她们互换手机之后,我就把自行车和钥匙给她们了。后来,我回到课室,拿出手机,打开了微信,看到我的朋友圈有那么一条“今天遇到一个好人,如果不是他借了单车给我,我也不能和小娴出去玩。”,我仔细看了看用户名,是惠欣,这条朋友圈是惠欣发的。我仔细回想了刚才的情况,好像其中一个女孩子的样子挺像惠欣在朋友圈的照片的样子,我评论她说:“嘿嘿,我就是那个好人,加上了擦汗的表情。”她回复我说:“是你?”“不是我,是谁啊?”我抠了个鼻屎……这之后,我们聊了很多有的没的,我们慢慢地开始熟悉了。她,也开始偷偷地进入了我的生活。
  突然有一天,惠欣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,她发了一张自拍照,不过这张自拍照和平时很不一样,惠欣的眼睛明显通红,而且脸上还有两道明显的泪痕,还带有几段挺伤感的文字。我有点担心她,于是评论她说:“怎么啦?”“没有,只是有点不开心。”她回复说。“不开心的时候就吃颗棒棒糖吧,吃完心情就会好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发完这段话之后,心里感觉有点酸酸的。“你给我呀!”看到她的这段回复,不知怎的,我脑袋突然想到一个主意。我去小卖部买了几颗棒棒糖,然后就去了惠欣的课室。到了惠欣的课室,我把惠欣叫了出来。“怎么了?”惠欣露出惊讶的表情。我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根棒棒糖,说:“看,给你的。”惠欣的嘴角微微上扬,略带着嫌弃的语气说:“才一根啊?”我笑了笑,说:“嘿嘿,我是这么吝啬的吗?”说完,我从口袋又拿出另外一根棒棒糖。惠欣微微上扬的嘴角下滑回去了,很嫌弃地说:“加起来,还不是只有两根?”我用手指弹了弹她的额头。惠欣迅速用手盖着被我弹的地方,很生气地说:“干嘛?”我用不耐烦的语气说:“都说我没那么吝啬啰!”我从口袋拿出了三根棒棒糖,还炫耀地在空中挥了挥。惠欣笑了,这次她真的笑出来了,“你再迟拿出来点?”我没有回答她,只是一味傻傻地看着她。惠欣对此好像感到有点奇怪,问我:“干嘛这样看我?”“没有啊,只是觉得你很好骗而已。”我笑着说。刚说完,惠欣一边用拳头轻轻地捶打着我的肩边,一边有点小生气说:“你才好骗!”“好了好了,我最好骗了,放过我把!”我一边挡着她的手一边劝说道。最后,我被她打了好久,她才放过我,其实我那时最初想说的话并不是那句,那时我想对她说的那句是“你被我骗的时候,真的好可爱!”不过,我最后还是没对她说出来,或许是我还不确定我们之间的关系,也或许是我没有勇气。
  几个月之后,我得到了一个很震惊的消息,原来惠欣早就有一个男朋友了。那天,我上了很久都没再上的微博,偶然间在可能认识的人那一栏看到了惠欣微信的头像,还有惠欣微信的名字,我好奇地打开了她的微博。在她的微博中,我看到了惠欣过去的点点滴滴,还有惠欣和他的点滴。
  原来他和惠欣从以前开始一直都是朋友关系,一起玩耍、一起逛街,笑的时候一起笑、哭的时候一起哭。他们在一起,是从我认识惠欣那天的前1个月开始的。好像是他失恋了,惠欣安慰他,于是就这样擦出了火花。具体怎么样,我是不清楚,但我唯一知道的是,对于惠欣来说,他已经成了她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  那天,我一直仰望着蓝天,回想着和惠欣的点点滴滴,思考着是否应该放弃。“只能想象一起,但我没勇气,所以很想讨厌你……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“喂,浩然能陪我去买衣服吗?”我的朋友小杰在电话的另一旁问我。我想了想,或许出去逛逛,可以得到答案,于是我便答应了。
  我和小杰逛着逛着,路过了一间精品店。在那间精品店门口的橱窗里,我看到了一只很熟悉的公仔,有1米3长的豌豆公仔。“那不是惠欣在微信上发过的豌豆公仔吗?”我心想。惠欣曾经发过一条微信,说她每次逛街路过某间精品店时都会去看一看那里的豌豆公仔,她说很想拥有,却又不想买。那时我还开玩笑,问她是在等人送给她吗?她那时还回复说是。“难道连天也想鼓励我,让我不要放弃吗?”我的心突然安定了下来,烦恼也不复存在了。“或许我不应该轻易放弃。”我走进了精品店,把豌豆公仔买了下来。
  第二天,我带着豌豆公仔来到了女生宿舍的楼下。我打电话给惠欣,对她说:“惠欣,你能下来吗?我在宿舍门口,我有事找你。”“什么事啊?”惠欣感到很奇怪。“很重要的事。”“很重要的事?好吧,我现在下来。”惠欣回答道。不一会儿,宿舍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,咚咚——咚咚咚——咚……”每一声,都在我心中回响着,时不时还荡起了涟漪。惠欣从门口出来了,她看着我,说:“什么事啊?这么着急把我叫出来。”我举起了手中的豌豆公仔,说:“你看!这是什么?”惠欣很吃惊地看着豌豆,我接着说:“我不是和你说过吗?你一定能收到的。”“是啊!你说过,不过你没说会是你送的。”“说了,还会有惊喜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