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很轻,一粒尘埃的重量吧。
  整个世界混沌一片,雾雾蒙蒙的,感受不到温度。我走过大大小小的熟悉的街道,街上只有我自己,熟悉的写字楼安静寂寞的坐落在黑暗里,这庞然大物被这无边的黑暗吞噬着,只一间窗户里还亮着灯,似萧条中一粒砂。
  这是我上班的地方,那唯一亮着灯的房间里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。我走进去,慢慢靠近她,这不是……我自己吗?那个“我”手指在电脑的键盘上飞舞着,没有白天像鼓点一样高跟鞋声,没有打印机工作时呜呜的响声,没有大家的喧哗声,只有一个“我”。那个“我”终于从椅子上站起来,她似乎看不到我,白炽灯投下她失落的影子,她拿起包,并没有看见一张卡片从桌子上飘下来,上面写着“生日快乐”,还画着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  这是我所能看到的过去的自己吗?我来到了自己过去的世界,这个曾经与我擦肩而过的世界,它在还原这些景象,可是我并不想看到那些过去不知道的事情,尽管这是我错过的很美好的事情。
  我冲出写字楼,拼命往回跑,想找我来时的路。我不知道我想跑回哪里,但门外的这个世界,肯定不是我的。
  我穿过一大片浓浓的雾气,按照我以往看过的电影里,后面应该是葱郁的森林或是可怖的沼泽。而现在,一汪湖平静的躺在那里,湖面结了冰,倒映不出现在的我。冬天,空气中有萧瑟的味道。
  我认得它,这是我大学宿舍楼下的湖,这里人来人往全当作了背景,我看见湖边那个裹得像个球一样的年轻的自己,正拼命把一个红透了的大苹果往一个男生怀里塞。我记得那天,平安夜,天是红色的,快要下雪了。红色的围巾遮住了“我”的半个脸,他说了声谢谢就转身走了,我看不清自己的表情,应该在努力的笑。
  而这一次,我跟在那个男生的后面,我想知道结果。男生宿舍里只有打游戏敲击键盘的声音,我看见他把我的苹果放在桌子上,舍友打完游戏摘下耳机,笑嘻嘻的问他:“女生送的苹果?”
  他笑:“不是,喜欢给你吃了吧。”
  我想我是该庆幸自己当时看不到世界隐藏给自己的另一面,就像当时的我依旧充满着期待,在自己建造的小幸福里,漫长的等待春天的抽枝。就像现在,遇到的下一个自己,会是比现在更遥远的自己。那个她,是错过了什么还是正在幻想着什么。
 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,像是飘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。
  在一间教室里,我找到了自己。我能感受的到这里充满紧张、压力和对前方的未知。教室里尽是人和书,人被埋在书里,只能露出半个脑袋来。粉笔写在黑板上吱呀吱呀的声音,粉笔屑漂浮在空气中,老师的嘴在这个空间里一张一合。还有讲台下书页翻动的声音,时间像是很着急却也很慵懒,空气里的躁动,头顶的电风扇一圈又一圈,像分针秒针一样飞快地转。
  我就站在自己身旁,看见自己的头似乎很重,它慢慢靠近桌子,被同桌推了一下迅速抬了起来,就这样一下又一下。我试图叫醒自己,我对她喊:“你起来呀,现在黑板上的公式高考就用到了,你没写出来啊笨蛋!”。“我”好像听不到,头还是一下一下的撞桌子。我生气了,用手去推她,可是我的手穿过“我”的肩,什么都碰不到,我叫不醒自己。
  我想回家了,这个自己浑身上下都糟透了,我不该偷窥过去的自己,我要回家。
  记忆有时候看起来就是这般真实,它是一条河流,不能从中间切断,有始有终,光影斑驳,源源不断。这只是个记忆,我安慰自己,没有文字的记录,只有影像的存在,感情的幻象,因为经历过时间,获得了彼此的理解,我无法参与,无法加入,这是别人的故事,我不在这里,所以我得走。
  回家的这条路似乎很热闹,天上没有星星,却有无数绽开的礼花,万家灯火,街上人来人往。
  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,令人失望的是,那个“我”依然在。
  “我”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,那时候手心好像有出汗吧。“我”说:“我不相信,你再说一次你的名字。”
  我想起那天,年三十的前一晚,初中时我暗恋了好久的班里的男生给突然打电话给我。当时我紧张的快要说不出来话了,一直在确认究竟是不是真的他,最后他熟悉的声音终于让我相信,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么发生在了我的身上。
  此时的我冲下楼去,在喧闹的街上找到了他,还有另外两个男孩子。我走过去,站在他们之间,现在,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说。
  “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他说话时白色的气团从嘴里跑出来,像魔术师嘴里能喷出火焰一样神奇,天气这样冷吗,我感觉不到。我对他说“好”,他听不到。
  他握着的手机里终于传来我微微发抖的声音:“你旁边有人么?”
  “没有,就我自己。”
  “真的吗”
  “恩。”
  “那……为什么啊”
  “想……想你了。”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两个男生终于笑出了声。他皱了皱眉头。
  “你旁边有人,还骗我!”话筒另一头的“我”显然有些生气“有本事自己当面来说吧。”
  那男生有些尴尬的对旁边的人指了指手机,做出口型:“都怪你,怎么办。”
  其中一个男孩子接过电话说:“我们闹着玩的别当真,新年快乐啊,刚刚说话的人不是他,是另一个人冒充的。”
  “无聊,大晚上的不要恶作剧了。”我知道,电话那头的“我”是无尽的失望。
  世界就这样骤然的黑了下去,我的旅途结束了是不是,我该怎么回去。多希望这是个凌晨时分的梦境,我不怕醒来后头疼欲裂。在梦里走了太长的路,可怕的是,我在那里遇到了另一个自己。而现在,门被打开了,通道被呈现,一些洁白的真相和黑暗的阴影,一起出现,互相映衬。
  前面有星星点点的光,花火一般,我朝那走,愈来愈亮,愈来愈亮……我用手背挡住眼睛,再拿下来时,发现自己在一间明亮的教室里,那是个悠闲的早上,时光像一首小调,我甚至希望它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
 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,我看见那个学生模样的“我”面目素净,衣着简单,背着书包走进教室,径直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——他的斜前面。他慵懒的趴在桌子上,手里拿着笔,在纸上胡乱地画。
  这是那晚过后我们第一次见,可一切都只是一个恶作剧,一个谁都不会提的恶作剧。
  那时的“我”不敢回头看他,只一眼都怕泄露了“我”的小心思。我开始嘲笑自己:胆小鬼,你怕什么。你看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