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
  只记得是在一个小村落见到的她。
  一身的布衣,淡雅,清素,恬静。
  她随意的走着,似在领略风景。
  “你有药吗?我伤口裂了。”
  ……
  这是我和木见面时说的话。那天,我正在村外和一名毛贼对峙,我砍死了他,他砍伤了我。
  我强忍着疼痛跑进村落,却只发现了她。
  药是上上了,但不是熟悉的疼痛,只有轻微的凉意,我诧异地看了看她手中的药瓶,水蓝色的,很好看。
  当她又给了我一个红瓶子时,我问她几级了。
  “1级”她沉默了好久才说。
  结果是刚刚愈合的伤口又裂了,因为我已经在这里一年多了,今天没想到能发现一个新人。
  “幸会”我尴尬的笑笑。

  二
  我低头的时候,熟悉的燥热。
  我抬头的时候,陌生的冰凉。
  在我感叹时光飞逝的同时,不觉又过了一季。
  我从不抬头看,不是怕刺伤了眼睛。只是,这里没有太阳,也没有月亮。所以,我不敢抬头看。因为我害怕深深的失落会冲破记忆的枷锁。我们永生不能抬头仰望。
  她拒绝了我带她升级的要求.
  ……
  桃林中的花开了,又是一年春来到。
  我和木并肩走在桃林中,看满林的花开成灾,开的让人不免心痛。我们的目光游视着桃林。却始终不会碰到一起,像两条平行线。
  平行着,但绝不会相交。
  想着想着,我笑了。

  三
  ……
  我在盼望着与木的第三次见面,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。
  我沉浸在记忆中的桃林……
  ‘哒哒’的马蹄践踏着我的回忆,一下一下被踏碎。
  七个人策马把我围在中间。
  没有为什么,没有问为什么。
  一阵光华传来,刺的我睁不开眼。恍惚中有种阳光的感觉,把心中的沉闷一点一点吞噬。
  我又站在桃林中。
  记忆的碎片被我拼凑在一起。
  ……一起和木漫步的时候,心中漾起异样的感觉……七把武器同时划破了我的铠甲。零落的布片飘下,然后被风吹走……
  我身上有无数个裂缝,到处在漏水。
  ……

  四
  我整日呆在桃林中,而桃林的花渐渐落光了。只剩下叶子疯狂的长着,努力的把阳光挡在外边,也把我的记忆挡在外面,不让它进来。伤口总是怕感染的。
  ……
  泪水在木的脸上肆虐,容不得有逃生的人。像泛滥的洪水。
  我在一边不知所措的站着,一种负罪感从心底盘旋升起。觉得自己见死不救。
  我想用拇指揩去她脸上的泪水。手指刚一碰到她的脸,她的头就低下了。
  我只得在旁边等她哭完。
  “你……为什么不……不告诉……告诉我,他们、他们怎么能、能……那样?”不抽抽噎噎的。
  她说完了。
  我就走了。
  我要做一个英雄,才能保护得了木。才能和她在一起。
  我努力地拼搏着。

  五
  漫天的叶子割上了我的目光。
  秋天来了,我的武功修为有了很大的提高,加入了一个叫血杀的帮派。我快乐的天昏地暗……
  “你走吧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。”
  我看看木,又看看站在木旁边的那个男人,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他了,我的老大,血杀的老大,负剑天涯。负剑天涯带着一丝玩味的笑看着我。许久,方才开口。
  “木是我女朋友,暗夜是吧?!你有什么啊?除了武功修为好点,你有什么……”
  我没有听他废话,转过身去。“砰”的声音,重物落地。背后的衣服被喷出飞溅的鲜血染透,然后慢慢凝结。
  ……
  我走在桃林的小路上,十里桃花,风成林,花成灾。放眼望去,满目的桃花妖艳至极,让人心痛。
  手中的长剑随意舞出,剑气嘶鸣着,但我提不起一丝精神,剑气拌着桃花在空中飞舞,恍惚中是木那张绝美的脸,手中的长剑挥舞的更快了……

  六
  后来,听说负剑天涯要成亲了,我赶到皇城的时候,正碰见迎亲的队伍。
  满目耀眼的红,手中的长剑不自觉舞动,我肆意地挥舞着自己的痛。因为那满目耀眼的红,让我想起了十里桃花。艳的让人心痛……
  十里桃花,风成林,花成灾。看着脚下兀自涌动的暗红。我想起了和木一块从桃林落下的花瓣堆积成的小径上走过的时候。
  “决斗吧!看看谁厉害!”
  负剑天涯周围躺满了尸体。他看了看我。又说。
  “不敢就算了,我可以放你走”他的眼神中带者一丝嘲弄,或许还有什么。
  长剑,出鞘。一声龙吟,响天彻地。
  入鞘,一声低鸣,万分不甘。
  我转过身去,泪流满面。
  后面,依旧是木那双决绝的眼睛。
  ……“你走吧,我们不能在一起……”
  一如当初。

  七
  后来,再没听到木的消息。
  再后来,再也没玩过网络游戏。
  再再后来……  
  
  我的心
  荒芜冷落的如同一片野地
  一片一片的野草疯长着
  一望无际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