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我生命中的痛症
疼一阵,缓一阵
没完没了
我下手医治
只不过药如猛虎
看起来似乎药到病除
是药三分毒
侵蚀了我身体的全部
从心脏到肌肤

我是你心房里多余的一根刺
深一寸,浅一寸
微疼微痒
总是搅得你夜不能寐
本是多余的杂质
又不是你命里的劫数
倘若留她不除
你这无边无际的苦
谁人能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