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之
  
  在那烟雨江南的枫桥边,
  
  佇立着一位,
  
  身着粉红 色 衣裳,
  
  撑着一把玫瑰色油纸伞的姑娘,
  
  任凭行人如梭时光流影,
  
  她始终面带愁容在掩额眺望。
  
  ∕
  
  她那拧皱成弓字型地眉宇,
  
  也掩饰不了沉鱼落雁般地娇美貌容,
  
  与那垂枊般柔软的细腰,
  
  任由那粉红衣带随风飘摆,
  
  她依然在风雨漂摇的枫桥边徘徊,
  
  焦急地等待她心中的郎爱。
  
  ∕
  
  然而他,
  
  却也在那千年的古老渡囗,
  
  无奈的碾转徘徊,
  
  不时张开他那愠文而又嘶哑的嗓喉,
  
  招喚着对岸渡江的兰舟,
  
  渴望着老翁早些驾舟过来。
  
  ∕
  
  她们依旧在曾经邂逅地方等待,
  
  一个在烟雨的枫桥边徘徊,
  
  一个在古老渡囗等待渡摆,
  
  犹如那垣古相思在银河上的织女与牛郎,
  
  那管你是千年的缱眷与万年的相爱,
  
   人间 竞有如此的惆怅与无奈......
  
  2015年5月16日
  
  作于成都市郊寓所
  
  听雨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