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本质很简单,一颗心,一条活跃的血脉,串联起跳动的生命。在围城的里面,生命的长度却难以计算,就如那些古老的城墙上刻着的陌生的印迹,走过多个年头,穿越时空的变幻,更是尘埃的飞扬掩埋了历史,城墙未坍塌,印迹依然躺在那个看似陌生的襁褓里,等待新生命的降临,解开其中的迷。
  人生就如一个迷,自己解不开,别人进不来。有人进来了,想再解开已是找不到原来的出口,索性就待在围城里,不是享受,也不是埋怨。只是多数人的挣扎与一墙之隔的墙外人怀着同样的梦想,或飞或爬,或蹦或跳。致使那些不懂自己的岁月,竟在人海的拥挤中渐渐抹掉了彼此的棱角,墙未动,但那些抓狂的痕迹却留在城墙上,等待新人祭奠和前行。
  有了门,我们可以出去;有了窗,我们可以不必出去。故事的演绎多数时侯是靠自己来选择。有人累了,围墙无门虚掩开,自以为出了城墙的门,却不曾看城墙的窗才是真正的初阳。总以为是故事该结局的时候了,可思想和心的交谈,只有心知道,自己怎么会明白。貌似走出去了,其实依然活在虚幻的故事中,在寄托生命的旺角处,渐渐凋落成行,给围城巩固一层白骨的坚实。就像年轻时候我们不懂女人为什么会怀孕,因为不懂我们便来个吹毛求疵的事来填补青春的无知。其实明白人看的开,不明白的人也看不懂,看开的人不说你无知,你以为是聪明了几分让人敬畏。不明白的人不想问,因为与世无争的活法更是等待死亡的一种升华。
  境界高低倒不足以乱世,你乱了,那你就是先做古人长存于城墙下。明事理的人也往往陷入其中更是无法自拔。因为明白,知道几分结局,虽是悲惨世界里荡然无存的一种飘渺的诱惑,还是愿意实现飞蛾扑火的壮举。就如我们不需要知道生命什么时候会结束,也许是今天,也许就在下一刻,无法计算就等待降临。就说等待吧,有人坐的等,有人站的等,有人走着等,有人梦着等。等的方式不同,死亡的过程也各异,但唯一相同的是我们都会死,只是死的其所,还是死的喊冤。其实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死在哪里,围城外,那叫死的刻苦铭心。围城内,那叫死的心醉神迷。
  享受过程,还是悲痛结局。你安然自处,也许围城只是一圈虚框,弹指可破。若你强加硬闯,也许围城就是你的十八层地狱,于事无补的呐喊也只能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围城存否全凭自己。它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在人的心中留存,我们曾不顾一切加固城墙,围城围住了心,就会有人感觉失去了自由。跳出来,墙是自己堆垒起来的,可要推塌却要由心做主,便一直被搁浅在自己的世界里,伴着时光,终老于此。
  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,城外的人想冲进去。跳出来,走进去,看似简单的人生之路,却剥夺了多少人青春的心。注定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这样的城,也许我们会遗忘,记忆渐渐被搁浅,然后再记起,重复不变。围城围住就围住了,留在生命里糜烂或酝酿,谁还能找到出口狼狈逃出,一切皆自然的好。希望那刻下的烙印是死亡后遗留人间的辉煌,让每一个人的生命都能有一次美丽的绽放,一次耀眼的灿烂。
  再看围城处,一抹笑而过,生命不过如此单薄,留下一些断壁残垣已足矣!
  文/勿哀谙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