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,很可怕的梦,我梦见到自已的死亡。在梦中,我的女朋友阿珊拿着一柄血淋淋的刀,鲜血不断的从我心口上涌出。
  
  醒来时我身上仍在不停的颤抖,因为我知道那不是一个梦,而是即将发生的事。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,我发现我有一种预知的异能,我经常会做梦,在梦中我会见到第二天发生的一些事,并而到了第二天之后,这梦中发生的事一定会实现。
  
  小时候我常常梦到被爸爸打,第二天总是避免不了的会发生一些事,让爸爸有了打我的理由。因此,每次做到这个梦时,我都非常的害怕,总想方设法的避免事情的发生,但总是避免不了,该来的它一定会来。
  
  我梦见妈妈死了,第二天妈妈在一场突来的急病中去世了,我就成了没有母爱的孩子。那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的梦是个不祥的兆头,它只会给我带来不幸。我常常怀疑,***死亡到底是因为我的梦还是她的病?
  
  长大以后,我对我的梦已经习惯了,我常常梦见车祸,疾病,灾难等等发生在我的朋友或我认识的人的身上,我不再想方设法去阻止,只是淡然的看着,因为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事情的发生。我唯一可做的,是在我梦到有人要死亡之前,去鼓动他做完他最想做的事,我不想看到他们带着遗憾死去。但也不是每次都能 成功 ,在我梦到我表哥要死亡的时候,我找到他,劝他立即将他心底话告诉他心中暗恋的女孩子,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。他笑了笑,没有理会我,若者,他觉得我脑袋有毛病,多管闲事。结果,第二天他就触电死亡了,那个女孩子永远都不会知道曾经有个人在暗恋着她。
  
  做过无数次类似的梦后,我已经麻木了,甚至可以不理它,当作未曾做过此梦。但这一次却不同了,我梦到了自已的死亡,我知道它一定会发生的,就像我以前的梦一样。但是,为什么会是阿珊杀了我呢?
  
  阿珊是我打工时认识的一个女孩,长得很亮丽,人很活泼。 第一次 见到她时,我就被她迷住了,那时我觉得她像个 天使 一样 可爱 。我使出浑身解数来追求她,终于在第三个月的晚上,她被我的诚心打动,做了我的女朋友。我在外面租了间不大的房子,我们在那间小屋里渡过了无数个**的夜晚,她的诱人的肉体给我留下无数个难忘的回忆。记得有一天晚上,我们**过后,阿珊赤裸的身子伏在我的身上,对我道:“阿宾,这一辈子,我都是你的,我只会爱你一个人,而你,也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的。”
  
  那些话仿佛仍绕在耳边,但现在,她变心了吗?不然,她为什么要杀了我,我努力的回忆,没有发现自已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。但想到那把血淋淋的刀,我就禁不住冷汗淋淋。那个梦,一定会实现的。
  
  今天,是我二十一岁的生日。在前两天,阿珊就与我约定,这个生日,只有我和她一起渡过,她会给我买个生日蛋糕,亲自下厨给我做饭,她说她会让我有一个难忘的生日。当时,我感到很 幸福 ,但现在,我却很恐惧,她莫非早就决心要在自已生日时杀了我吗?
  
  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,阿珊已经快来过来了。我洗了个澡,努力想让自已冷静下来,但我失败了,一闭上眼,我脑海中就浮现阿珊手里拿着那把血淋淋的刀。
  
  门铃声响起,阿珊已经来了。我犹豫了半响,还是给她开了门。门开了,我知道我已经将死神迎了进来。阿珊一脸甜笑,在以前我会觉得她这个样子很可爱;但现在,我却像是看到一个恶魔在对着我笑。她会是这么阴险的女孩子吗,想杀我,脸上仍能装出毫无心机的甜笑,我疑惑。
  
  阿珊在厨房里进进出出,倒真像我的小妻子,丝毫看不出她会要杀我。难道这只是一个偶然的梦,阿珊并不会杀我?但我知道这不可能,我的梦,从来就没有偶然过。
  
  阿珊终于做好了菜,我闻到一阵阵诱人的香气,看到阿珊将它们端到桌子上。要是以前,我一定会大流口水。但现在,我不但没有一点食欲,还感到想呕吐,这会是我最后的晚餐吗?
  
  阿珊把生日蛋糕摆在桌子上,插上了二十一根蜡烛,点着了它们。见我仍呆呆的站在那儿,忍不住娇嗔道:“阿宾,你还站在那儿干什么,快过来啊!”
  
  我很艰难的走了过去,阿珊终于发现我的脸 色 不对劲,不由担忧道:“阿宾,你什么了,脸色这么难看,不会是病了吧?”
  
  她走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,看着她像我的妻子一样的温柔,我勉强的笑了笑,道: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头痛。”
  
  “怎么会头痛呢?”阿珊道:”也许你是工作太劳累了。来,先过完生日吧,许个愿,吹了蜡烛,吃了蛋糕后,我再陪你好好睡一觉,也许,明天你就不会痛了。
  
  “阿珊拉着我的手,将我带到跳动的火苗前,指着那群火苗对我道:”先许个愿吧,生日许愿是很灵的。
  
  “我双手合十,心中祈求道:”神啊,请让我的梦不要实现吧!
  
  “我吹灭了蜡烛,阿珊好奇的问我,”你许的是什么愿望?
  
  我道:“我希望我们永远能在一起。”
  
  阿珊甜蜜的一笑,给我了一个吻,道:“我们一定会的。”
  
  看了看蛋糕,阿珊道:“我们吃蛋糕吧!”又惊呼道:“我忘了拿切蛋糕的刀了,你等等我。”
  
  阿珊跑进厨房,我看到她拿了把刀出来。心中大震,那正是在梦中杀了我的刀,那梦终不能扭转吗?不,我不想死,我一定要扭转它。
  
  我狂吼一声,夺去了阿珊手上的刀。阿珊吃惊的看着我,问道:“阿宾,你干什么?”
  
  我道:“你想用这把刀杀我吗?”
  
  我此时的样子一定很可怕,阿珊被我吓坏了,“阿宾,你在说什么呢,我怎么会杀你呢?”
  
  “我梦到了。”我说,“我梦到了你杀了我,用的就是这把刀!”
  
  “你疯了吗?阿宾?”阿珊道:“一个梦你怎能当真?”
  
  我摇摇头,道:“你不明白的,阿珊,我的梦不是普通的梦,我的梦是一种恶兆,是会实现的。从小到大,我做过无数次有人死亡的梦,包括我的妈妈,他们都全无例外的在第二天就死去了,从无例外。昨夜,我梦到你用这把刀杀了我,我知道这梦一定会实现,但我不想死,不想死啊!”
  
  “不会的!”阿珊摇摇头,她虽然对我所说的感到很震惊,但仍摇头道:“你不会死的,阿宾,我怎么可能要杀了你呢?我宁愿自已死,也不会要你死。”
  
  “是吗?”我道:“那好,你给我从那儿跳出去。”我指着窗户。
  
  阿珊呆了呆,“阿宾,你疯了吗?这儿是五楼啊,你难道想要我死吗?”
  
  “不错。”我道:“只有你死了,这梦才不会实现,我才会活着。”
  
  “不!”阿珊摇摇头,泪水流了出来,道:“阿宾,你不会这样对我的,你不会想到要我死的。”
  
  我面无表情,举起手中的刀道:“你如果不从那儿跳下去,我就会用这把刀杀了你。”
  
  阿珊看到我已经疯狂的眼神,后退到门边,突然转身打开门跑了出去。我吃了一惊,想也没想,本能的追了出去。阿珊在下楼梯时滑了一跤,摔倒在地上。我也跟着摔了一跤,手中的刀脱手而出,掉在了阿珊面前。我心中大急,绝不能让阿珊拿到刀。我爬起来,向阿珊跑过去,岂料,脚下又一滑,整个身子向地上的阿珊扑了下去。
  
  阿珊见我的身子向她扑来,惊慌的一把抄起掉在她面前的刀。
  
  我感到胸口一痛,吃惊的看到那把刀已经捅进了自已的心口。阿珊惊慌有站了起来,手中仍紧握着血淋淋的刀,正是我梦中所见到的情况。
  
  “为什么,为什么会是这样的?”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。
  
  阿珊怔了半响,突然大声哭泣起来,手中的刀掉到地上。“阿宾,我不是有意的,若非你追我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啊!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啊?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我心中苦笑。梦中的死亡竟然是这样发生的,这是我梦到的命运吗?还是梦*纵了我的命运?
  
  我无法想到答案,眼前只看到一片黑暗。
  
   九九文章网 首发,关注 九九 ,关注梵心听雨,关注qq10176368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