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夜,月黑风高。
  
  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和一个留着背头的青年人,正在一个简陋的屋里吃喝正欢。
  
  一阵狂风过后,伴随两声惨叫,他们已倒在血泊中,他们的胸口多了一个碗口大的黑窟窿。
  
  他们的死,让村里人很害怕,很害怕就使人变得很恐慌。恐慌过后,就有人想出了办法。
  
  他们请来了魅惑姥姥,魅惑姥姥神通广大,一眼就看出这两人非寻常鬼怪所杀。魅惑姥姥伸出鸡爪也似的手,在两人头上各拍一下,两人顿时化成粉末,最后融入尘土。
  
  魅惑姥姥叫来村长,让他找十瓶无根之水。村长犯难,说:“不好找。”魅惑姥姥叹了口气,说:“那么黑狗血呢?好找么?”村长依然摇头。村民开始骚动了,倒不如说开始绝望了。
  
  魅惑姥姥双眼紧闭,显得十分无奈。轻轻地摇了摇头,将她鸡爪般的手指伸到嘴里咬了一下,血流汩汩,然后在村长头上点了一下。颤声道:“把村民引到老身的住处,天上不打雷不下雨千万莫要出来!”村长答应,村民欢喜。
  
  待人群走罢,魅惑姥姥纵身跃到一颗大树上。此时,寒风冽冽。
  
  魅惑姥姥从怀中取出一柄小刀,含在嘴里,双手合十,口中开始哼哼。
  
  霎时,黑云压顶,飞沙走石。
  
  一团黑影踏风前来,起先还在十丈开外,瞬间已到魅惑姥姥身前。
  
  黑影突然变大,狰面獠牙,甚是可怖。那双大如米斗的眼珠,一只眼珠放着蓝光,一只放着红光。
  
  沉重沙哑的声音:“魅惑贱婢!连你也想多管闲事!你把本座叫来是要送你归西的么?”
  
  魅惑姥姥笑道:“奴婢就算不想活了,也不敢劳驾你魔尊出手!只因你乱杀无辜,奴婢就算死,也要为他们讨回公道!”
  
  魔尊冷哼一声,道:“他们无辜?难道我的子孙惨死在他们手下就不无辜吗?”
  
  魅惑姥姥眉头一皱,道:“这是为何?”
  
  魔尊道:“这群狗娘养的不知听谁说柏木根能换钱,就带着一群人发疯似的挖,他们只要根,连小小的柏树苗都要斩成两段,抛弃荒野。他们大有要把山上所有柏树挖干净尽的意思,那天,这两个家伙竟然在本座身上动起斧头来,本座一气之下就要了他们的命!”
  
  原来,这魔尊乃是千年崖柏,吸取千年日月精华修炼成魔。多年来,并不扰害百姓。今日说出原由,魅惑姥姥已听得明白。
  
  魔尊又道:“你在 人间 这么久,谁是妖谁是魔?你心里是否很明白?”
  
  魅惑姥姥道“不明白!还请魔尊赐教。”
  
  魔尊道:“真正的魔是人心理的贪欲。是心魔!”
  
  魅惑姥姥道:“魔尊一席话,使我茅塞顿开。”
  
  魔尊叹了口气说:“今日本座 心情 还算可以,就不追究你冒犯之罪了,你走吧,我也该走了。”缓缓转身。
  
  魅惑姥姥弯腰向魔尊施了一礼,:“奴婢魅惑恭送魔君。”言毕,从口中吐出一柄小刀,那小刀借助风势,忽然变大,金光闪闪,直插入魔尊背部。魔尊倒地,化作一颗巨大的崖柏。
  
  魅惑姥姥狂笑道:“什么魔什么妖,全是扯淡。”说罢,右手一指天空,便是雷声滚滚,大雨倾盆。
  
  翌日,村民敲锣打鼓为魅惑姥姥歌功颂德,最让村民欣喜的是找到一颗千年崖柏根。
  
  村民都说这崖柏根肯定能卖上好价钱。
  
  这根的确能卖上好价钱。